原始良好的家庭风格滋养了李连三代人

原始良好的家庭风格滋养了李连三代人

河洛地区众多家训中,金朝大臣程艳留下的《程氏家训》只不过是昆山片玉。然而,正是这一家训中的“鞠躬尽瘁”四个字造就了程颢、程颐两位博学的学者,也造就了三代清官程煜、程序。

程颢和程颐原籍安徽惠州,他们的曾祖父程希珍在成为豫园外郎后定居洛阳。虽然他的祖父程煜出生在东京繁华的都城汴京,但他在进出官场时经常自称是洛阳人。陆承的官星并不繁华,他最大的成就是湖北黄陂七品的县长。然而,他继承了祖先的戒律,节俭自律。除了养家以外,他的大部分收入都被用来帮助贫困的亲戚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程煜因病去世,享年45岁。由于“家里没有钱了”,成尔之父成福无法将棺材运回洛阳老家埋葬祖坟,只好暂时存放在异乡。

程福在父亲因失去经济来源而去世后,与母亲和兄弟度过了艰难的几年。宋代有代代相传的门帘制度。后来,他享受了父亲的“恩典”,并开始了他的仕途。程福从巴平县的一个小提督开始,60年来一直了解四平州,并担任了12届官员。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他严格遵守法院的指令,牢记自己家庭的风格,在政治上诚实,廉洁奉公,从不供应两种肉类菜肴,而是招待客人。他穿的一些丝绸衣服在20到30年内不会变。当他是杭州的周知人时,国有资本拥有自己的竹园。每个周知人都把竹园的收入作为自己的私人财富,但程父却没有。他对家人说:“竹园是公共财产。我怎样才能充实自己呢?”成富死后,朝廷供奉了200匹丝绸来纪念清朝。

程浩从小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,十岁就开始写诗。有一次,我母亲告诉他一首金代莲吴立尹稚写的《酌贪泉》的诗,说吴隐之路过石门时,看见一个叫谭泉的泉水,普通官员没有喝。因为喝酒后,你会变得贪婪。然而,吴隐之喝了它,写道《酌贪泉》:古人说,如果你喝了这水,你就怀了一个女儿。试着喝这水,然后不要改变干净的心。这意味着古人说,如果你从今年春天开始喝酒,你就会贪财。然而,如果博义和舒淇(商朝人,不吃苏洲,饿死在洛阳寿阳山)喝了水,他们就不会变得贪婪。读完《酌贪泉》诗后,程浩写了两首诗:“如果中心像它自己一样坚固,外部的东西怎么能移动呢?”这意味着,只要心有决心,外部事物怎么会改变呢?一个十岁的孩子能写如此深刻的诗,这显示了家庭风格的深远影响。

程浩是个官员,继承了他祖先和父亲的家族传统。他像水一样干净,看人就像看伤口一样。当他还是福沟县的县长时,他正赶上副区长,他们知道王中要离开汴京去视察宝鸡峡。由于王中是皇帝的最爱,他花了很多钱买美味佳肴和精美的丝绸,并设宴欢迎他出城。当消息传到福沟时,这位官员的儿子的首席官员告诉程浩要劝他早点准备。程浩一本正经地说,“我们县穷,一文不值。人们生活非常艰苦。我们怎样才能模仿那些富裕的国家?法律不允许随意寄钱娱乐。如果王斗智来了,我有一对绿色账户。如果他愿意,他可以拿走。”王中正知道了这种情况,想指责程浩,但被程浩的僵硬吓到了,不敢动。几次,不得不不不进入福沟县。程浩听到后笑着说:“原来王杜挚也很干净,这样就减少了很多麻烦。”从那时起,他正直诚实、拒绝利用有权势的人的名声变得普遍。

更多精彩文章,尽在https://www.xmseed.com.cn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